201不锈钢板报价:看中国钢铁产业未来十年的规划蓝图

近期,工信部公布《钢铁产业调整政策》(以下简称2015版政策)征求意见稿,其意在取代2005年《钢铁产业发展政策》,定稿后将成为中国钢铁产业未来十年的规划蓝图。2005年版的钢铁产业政策发布已过十年,这十年,中国钢铁产业获得巨大发展。

首先,十年间钢铁产量持续增长,一举占据全球半壁江山。中国粗钢产量从2005年3.5亿吨,上升到2014年8.23亿吨,十年间增长了4.7亿吨,保持着年均10%的增长速度。而同期全球钢铁产量从11.3亿吨,上升到16.6亿吨,十年间增长了5.3亿吨,中国占到全球钢铁增量的90%。

其次,十年间钢铁企业持续做大,大型钢企竞争力增强。2014年全球钢企产量前十,中国占其六席。而在2005年,仅有宝钢入围,位列第六位。这十年,中国钢铁企业实现了做大,虽然与做强尚有距离,且大型企业发展形成了一定特点。例如,宝钢在消费升级带动下,主营的板材品种消费,保持着技术领先和业绩领先;武钢的产品结构上不及宝钢,其中热轧产品为主,占到70%,但其生产的硅钢在全国有绝对的话语权,是全球最大硅钢生产基地,具有一定的技术领先性。

再次,十年间钢铁出口竞争力增强,成为全球钢材主要输出国。2014年中国钢材出口量9378万吨,主要输出地韩国、越南、菲律宾、印度,进口中国钢材量同比分别增长33%、72%、95%和131%。钢材出口持续增长,是中国经济竞争力上升和嵌入全球产业链的重要表现。仅在十年前,中国还是全球最大的净进口国,在2003年进口达到峰值,当年钢材进口量3717万吨,出口量仅699万吨,净进口量达到3千万吨。十年之间,中国从全球最大的钢材净进口国,转身为最大的净出口国,2014年净出口量八千万吨(2014年进口钢材1443万吨),这一量级已经和美国、韩国的钢铁产量相当。

但回顾十年的钢铁产业发展历程,问题重重,尤其中国经济进入“新常态”后,诸多问题亟待解决。

中国钢铁产能持续膨胀。据中钢协统计,2014年我国粗钢产能高达11.4亿吨。而问题关键在于,中国钢铁消费已经告别了高速增长,甚至进入回落期。中钢协发布数据称,2014年中国的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下跌3.4%至7.38亿吨,是30年来的首次下降。2011年的《钢铁工业“十二五”发展规划》预测,我国中远期粗钢消费量的最高峰,可能出现在2015年至2020年,目前看,中国钢铁消费增量空间已极其有限。

钢铁企业盈利能力差。从中钢协统计的重点企业数据来看,2011年行业的销售利润率为2.4%,2012年降至0.04%,2013年仅为0.62%,2014年仅0.9%,这已和持续高位的年率10%以上的社会融资成本形成鲜明对比。其中,部分上市公司依赖政府补贴维持运营。Wind统计显示,2012年仅20家企业的亏损额达到84亿元,在2014年上半年,宝钢股份[2.83% 资金 研报]、新兴铸管[2.24% 资金 研报]及重钢股份分别获得财政补助1.3亿元、3.97亿元和5.09亿元。应该讲,2015版政策汇集了我国政府多年来的钢铁治理经验,也指出了未来十年的政府工作重点。

一是化解过剩产能,重在市场退出机制。

中国化解钢铁产能政策,大体上经历了从淘汰落后产能,再到化解过剩产能的转变。不同阶段,出台有针对性的治理政策。分别在98年亚洲金融[1.20%]危机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,我国政府重拳治理产能过剩,基本落脚点在淘汰落后产能,重拳出击小高炉。随着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稳步推进,落后产能占比已经下降。根据工信部调查,到2013年年底,我国400立方米以下高炉的产能比例已降至4.7%。但随着近年的项目投产,催生了产能过高释放,我国再启艰难的去钢铁产能化工作,就必须转换思路,鼓励企业置换现有产能,由淘汰落后产能转向过剩产能。由此,2013年10月国务院确定钢铁为五大过剩产能行业之一,从行政审批、工业用地、信贷等方面加以抑制。再到2015版政策提出了建立企业退出机制,“依法依规淘汰落后产能,完善钢铁企业落后产能退出机制,有效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矛盾。”

而且,治理过剩产能的措施也在转变,淡化行政手段,重点发挥市场作用。如2009年左右分别发布了《钢铁兼并重组条例》草案和《现有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准入条件及管理办法》(征求意见稿),最终都无疾而终,并未落实。最终,中央政府开始重点运用市场化手段。工信部开始用类似备案制的管理方式,制定《钢铁行业规范条件》,在2014年11月25日,工信部公布了第三批符合条件的企业名单,三批累计公告了305家规范企业名单,其余未纳入的产能不得不淘汰或升级,也面临着差别电价和惩罚性水价。目前,2015版政策强调产能置换,要求“2017年底之前,新(改、扩)建炼铁、炼钢项目严格按照《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》程序及要求,制定置换方案,落实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,严控新增产能”。

二是法律和监管手段均已经成熟,环保倒逼钢铁转型升级。

钢铁行业的良性发展,离不开社会法律框架的逐步完善,尤其2015年实施《环境保护法》,在惩罚力度、监管手段等方面,将促进钢铁行业的绿色发展。惩罚力度加大。钢铁行业的环保设施(布袋除尘)运行费用每吨一百元以上,低负荷运转或关停环保设备,一个中等规模钢企可每年减少支出数千万元。以往只能简单处以十万元以下的罚款,而新环保法按日计罚,上不封顶,从制度设计上堵住漏洞,从而形成对企业偷排污染的强大震慑力。2015年新环保法生效的两个月内,案件最高罚款数额达到190万元,且行政干预加强,移送行政拘留共107起。而且,监管手段开始齐全。随着物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发展,可以实施环保和耗能的自动监控,从而在手段上保障除尘、脱硫等环保设施的实时开启。在软硬件条件具备基础上,2015版政策强调“建立钢铁企业环境信息公开机制”,钢铁企业应及时公开自行监测和污染物排放相关信息,定期编写和发布企业环境报告,接受社会监督。建立第三方环保监测、信息通报制度。

本文章由无锡不锈钢板厂家,201不锈钢板报价,不锈钢板规格,不锈钢板价格无锡宇泽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发布。

BACK PAGE